汐明

大一狗
社会性死亡。
决心常驻GiantKilling漫画的渣嵌
角虫繁殖中
linaumpak-贴吧@vilead

YGO/JOJO/来打/金田一/开司系列/高达/GIANT KILLING/非常杂食
透明人间。

一点说明

1*既无工具也无拆本的觉悟。
图片的效果一般请谅解。
版权问题有人介意就会删除。

2*缓慢学日语中,也许有机会会翻翻gk同人本

3*太监的坑,也许哪天兴起会继续填……嘛,反正对于自己而言真是不错的“坚持下来”的回忆

4*一点祈愿GIANT KILLING在国内能走的更远……至少汉化要跟上(加油摸日语。

"幸福の値段 (後藤恒生×達海猛) 猫と三日月.zip"
~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2eJlV20ode7x9BBbWgJmPA
仅交流仅分享24h删
无扫图觉悟之人的效果很一般的资源

一个封面很温馨的薄本
用上了付费vpn扒图搜搜的快。
还在画gk同人图的真是少之又少。更别提出本了。。只看见有还在出的……奈何是小说本难以支持。
安心期待49卷封面。入手入手入手。
封底的小贴纸秘制激发收藏欲望

ハンニバルの皿 (赤崎遼×丹波聡) solaris.zip"~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azcrg-3O2eMKvAs3xRMm3g
20110109←作品时间戳
仅分享仅交流24h删除
既无扫图设备又无拆本觉悟,效果一般。

"青の麓で世迷言 (赤崎遼×丹波聡) solaris.zip",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EYjVoTLF2J5kf7VZ7aGxzg
20110812

没扫图工具也没拆本的态度。
效果就那样了。

随便扫扫攒人品。如今冷坑还靠自己多磨。
现阶段不会日语ze
有人看的话大概会有动力慢慢扫掉手上的本子。
版权问题的话。
仅分享仅交流24h内请自删
版权小卫士来跳A我脸的话,我当然是乖乖删掉。
by.linaumpak

ps.这位作者真是……极大发挥了蹭的累的绝望😂😂😂


unoderi  turn up the sun
cp.后藤x达海
一个上古本的汉化。

链接:https://pa(ψ°▽°)n.baidu.com/s/1XHTly9YwuyGoMishMeqLuQ 密码:ppze
8.10号改
不动了。硬是拖到第四天。
(ψ°▽°上古本总觉得大家都看过的样子。这本后续还有本eh上英化……

晚入坑也看见n年前微博上有dalao汉化uno家关于后达过去捏造那四本。反正资源是没了……梗塞。虽然手里有原本。

外传先行剧透……

(;へ诧异的刀硬生生插上身。。。所有预想都tm碎了。
哭着吹爆ea

虚恍 ActionX

镜飞彩 中心向   
oocx文渣

雷区及目录

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  “喂……小姬……你,…………诶—”妮可抚着头,对于刚才小姬的提议,脑内完全是一片混乱。这种事情完全就不该发生,从头到尾的关系都错乱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姬你一直被关那里…………,坏掉了么?……啊,抱歉抱歉。”妮可对于自己指了指脑袋的行为立即道了歉。小姬只是缓缓摇着头,表明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真要这样做的话,挺麻烦的……但也不是不可能…………不对不对,还是很难以接受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好吧,这种事。你不也是天才玩家N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天才玩家N?等等你再说什么……”妮可有点迷惑慌忙朝着那边,似乎在装作观察战况。
        按照推论,小姬完全不认识自己都有可能。可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 「因为你也带着目的,所以才一直不和他们汇合」

         (那又是什么回答啊!)旁白总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作为bugster复活,但在那之前,所有数据是共存于GAME世界,分立的卡带会将数据自动上传到这个世界,换而言之那个地方就是所有消逝之人存在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那就按照你说的吧……”妮可扒开草丛,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那边,接着说道,“不过……我只是玩家,又不会去开挂,所以只能顺着摸游戏机制了。嗯————或许真的是一种新的思路去通关这个烦死人的GAME。”妮可回头望了一眼,笑了笑,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坚强。
        清澈的双眸中一尘不染。在被送离前,妮可任性的让魔王施加个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 至少给予她作为公主的证明吧,当然话没这么麻烦,是很直白的话。妮可只是想让她的白裙子不会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损害。

        魔王似乎叹了口气,但也可能只是微风拂过耳旁的幻听。随后很干脆的动起那不一般的魔法,顶着公主那百般拒绝,近乎带着怨气的发言。

        光芒于半空闪动,黑色被驱赶,宛若溶解一切般的暖色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进入这个GAME前,被告知公主小姬的存在,就不断开始幻想着喜欢飞彩那个死面瘫的女孩会是怎样性格。温柔?体贴?那种烂大街的性格完全只会与飞彩错开吧。想到这,自己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,结论是耐心等待,先别慌着否定。
       因为GAME,总是充满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 (并不是GAME呢……)

       妮可摇摇晃晃地走出草丛,向着战场的那一边。

       “快死掉的时候……”画面出现,贵利矢愤怒扯开说着bugster化也不要紧的檀黎斗。人类才不需要bugster化,这不是GAME。
       “感谢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嗯?,那边不要紧么?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啊—是的呢,感觉很有冲击,转不过弯了呢。哈哈—”妮可尴尬地笑到,也意识到自己没多少时间可以耽搁了,面前的她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 作为人类复活的一天……人生才不是GAME

 过去不是,以后不是,未来,也绝不是。

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 “事情可不会像想的那样美好。”他的话语中透露着讽刺的意味。还未反应过来,那低沉的声音已绕到身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哈——这是对恩人的态度么!?”妮可打从心底觉得自己白担心了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……够了!”花家大我警告了一句,抓住那拍向自己的手,冰冷的凉意反让妮可一个抖擞,而大我的神情一下游离开来,瞬间也就松开了手。
         扯开目光,他很清楚对方想说什么,但说什么也没用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感觉我倒成了婆婆妈妈的角色呢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有这种自觉啊。”才恢复理智不久的花家大我依然如此直白。“说正事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别装的像你预先就知道会暴走一样,笨蛋……”妮可快速吐槽一句,余光注意到大我那破破烂烂的衣服下,暗淡的色调中杂着红色,想必是皮肤纹路上浸满了血液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”妮可抬起手,猛地抓向大我的手臂,不管他脸上表情有多难看,她也不想看。另一手的指尖在那手臂上迅速划过,轨迹引导完成后,随即是道浅浅的亮光,逐渐包裹住他那纵横交错的伤口。
   他觉醒的部分力量也只是让他能更快的止血,至于伤口愈合……眼前这红红的一片,都没有要近一步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顺手的事,别那样瞪着我。”妮可嘟起嘴白了他一眼,转过身去。“我需要勇者之证……你有魔王的部分力量应该很容易找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东西应该早被檀黎斗拿走了吧。”大我甩了甩胳膊。“前提是Graphite已经把那东西弄到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了……大我,你完全觉醒力量的话会取代魔王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可能知道。”大我轻哼一声“要去龙族那边还是赶快去吧,魔王……”蓦地,大我抬起头望向暗红天空的尽头,蓝色光景的终点是寸草不生的魔界之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大概不在那边了吧…………我们得快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话说在前头,我不会让你再遇到魔王的,别妄想牺牲自己来夺去他所有力量,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哼……”

___________
        “哼嗯……檀黎斗,你是不是太狂妄了。”parado说着已拽住了檀黎斗的领口,但对方不为所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区区bugster你又想如何呢?parado”檀黎斗露出不在意的笑容,话语间,一记拳头向parado腹部砸来,但这早被识破,以牙还牙,他也懒得管这不痛不痒的攻击,直接朝他脸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料想般,那攻击根本不起作用,甚至连小匕首之类武器也没有,只是普普通通的拳头。看着檀黎斗不稳的摔倒在地,咔嚓一声,一个东西拉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目光交汇,檀黎斗脸色煞白,强撑起身体,但很不幸又闷声地趴倒地上。即便这样,他还是试图伸手抓住那掉出的东西。嘴里还杂着听不清的怒吼与呜咽,血液自嘴角溢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白卡带……”parado捡起这卡带,打量一番,是檀黎斗的话,还是不要冒然使用。既然是打算给勇者的道具,大概是能激活某种力量的卡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一定做了手脚,因为檀黎斗的目的不是让GAME结束,而是永远的进行下去,对主人公做手脚是必然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太天真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咳咳……唔,真是多亏了你亲手拿起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parado见状不妙,甩开了那卡带。刚才手心传来的酥麻感……
       “永梦的身体……咳唔,嘛,也没什么影响。反正bugster是数据的产物,”
       “等等!你说……数据的产物!?”
       “没错……比想象中快一些呢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!”parado上前一步,手臂积聚起红光向檀黎斗所在位置袭去,但檀黎斗早在接触到的一刻闪到了身后,原地被砸出一个一公分深的小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好么?永梦的身体受到任何伤害都会呈递给那边。”檀黎斗将嘴角血渍抹去,“kami我才没时间跟你打架,感谢咯,你的能力也归为我天才的一部分吧。”檀黎斗嗤笑道,手指一指,那地上的白卡带。啪嗒一声,白卡带被紫色光芒包裹,随后消失在空中。
  “你以为勇者是存在的么?飞彩早就没有勇者的资格了。从他五年前死去起,这个GAME就已经被打乱掉了,你们复活他也无济于事。反倒是你们如此循规蹈矩,认为他才是结束GAME的钥匙,因而按照现实安排了这些事的发生。才加速了两边世界的融合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目的有一部分相同是真的,我是不会允许这个无聊的GAME和现实融合,不如你来结束掉这个GAME吧,parado。”浅浅的笑意挂起,公式般的假笑只让parado觉得恶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有办法能改变飞彩的数据,让他重新获得勇者的资格,而你只要附身飞彩去杀掉魔王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檀黎斗冷笑道,“而且魔王……很快会送上门来。”,见到parado相当不甘心的避开视线。檀黎斗也就安静地等待他的回复,即便他拒绝了,自己一样也可以利用刚才收集的数据再造出个“附身能力”的角色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需要多花点时间罢了。
       

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







更这么慢。自己都忘光光了。
_(:зゝ∠)_我敢说,写着飞彩中心。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都是坐观神仙打架。(当初定位真是失败)
*写长篇就是自虐
      
*如果有重置,我一定把前面那垃圾分镜全改了。
*逃避着写短篇……架空无bugs的虐设定
     

真是抱歉。又是没营养的玩意。





剧情越来越不可控了……

虽说觉得自己已经ooc到爆炸,但又不得自然这样写。
刻意修改语言之类……什么的,果然。很麻烦。

如果有当初,
小姬当初闯入飞彩的世界里
何尝不是就像是去迈入魔王冰冷的宫殿里。

将他从那里拽出来。

最后 不幸的结束生命。

公主被拯救……或许……不一样吧。

真是有趣的感觉……

公主和勇者设定其实并不是game这的法则。

逆转掉这些。

end会是如何呢。

(相信一定会自然结尾…)
而毕业后。如果有念头会重置一遍……修改顺序是主要的……

所谓面面顾及,反失去了优势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写长篇文像是自我探寻一样。奇妙的感觉。

虚恍 Action9

镜飞彩 中心向   
oocx文渣

雷区及目录
_____________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「要不要给你命名呢,魔王」

        “不需要。”魔王很想驱赶走这个声音。自从诞生起,就一直被他所困扰。

      「明明只是个以某人为蓝本的npc」

  它戏谑道,似乎在责备魔王那不好的态度。灰色的身影,在殿堂两侧的石柱间交错,轻扬起滑稽的步伐从这边跳到另一边。魔王抬起手,凌空一抓,一道火光在视线中亮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但那里什么也没有。有的只是来自心底的讥笑声。身位于这个世界的顶端,却被这种无聊的事情所缠住。

        他人死前的哭喊在面前上演了不知多少次。就算这其中有人的执念能让他们复活为恶灵,但那对于魔王而言只是又一次无意义的杀戮。
        只要让黑侍卫或者是一点点碎片,融入对方的体内,就能让恶灵的力量暴走。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,魔王会直接将战刃直插入对方的心脏。
        黑色与红色在剑刃上相互缠绕,撕咬。将那力量给压住,随后只需要等待对方平静下来。在那之前对方就上演着无止境的濒死挣扎。声带什么的早在一开始就被割裂掉,所以只剩下那不成调的古怪声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     在这静谧的空间中,火球噼啪的响了一声,随后就被冰冷如镜的大理石地面所吞灭。目光所及的暗处,只是石柱的影子在缓缓挪移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错觉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黑侍卫铿锵铿锵的走向前去,它们目中的世界就是自己的全部,过去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 空旷的殿内,只有月光与日光挪移的脚步。交替错落的影子如梦魇般随时间向着王座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……一切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 魔王从浅眠中被唤醒

        「您听闻过勇者么?」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是认知上的宿敌,他再清楚不过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黑侍卫的身体被无情碾压,嘎吱嘎吱的金属碎片随风刃向四周落下死亡的敲击乐,一吞一吸间,乱舞的狂风被操纵,整齐划一的向殿内涌来。
        细碎的痛感透过神经传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诅咒」

        沉闷的声音响起,落雷般于云层中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 魔王半眯起眼,黑色的尽头撒着微光,此时的天空也才刚泛起鱼肚白。
       
  那小巧玲珑的人类身影被粗暴的往前推了推,光线被遮挡。白如玉的连衣裙上,些许划破的痕迹打破了原有的和谐。

       「为了拯救勇者的公主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黑侍卫没有阻拦他们,退避到两旁。正了正手中的剑刃。

        “魔……王……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 恶龙Graphite,扯下不善的表情,一句解释的话也不愿多说,转身,径直离开。殿外涌起的狂风,无规则的唱起呜呜声。

       「勇者所受的诅咒」

       “真是嘲讽。”魔王低下头,无奈地挥了挥手,离殿外最近的黑侍卫,霎时炸开,狭细的银白丝线自它躯体中心向空中探去,如蛛丝般密集在殿门口。

       她的瞳孔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   肉眼可见的刀痕已印在了那银白蛛网上,呜呜的奏鸣曲早已停止。虽然风是无形之物能漏过来,但已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 「威胁」

       “看来你被欺骗了……如果我送你回人界的话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魔王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人类的公主,长长叹了口气。突然想起那殿门口还挂着蛛丝状的玩意实在难看,再次抬起手,在空中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诅咒没办法解除么?”
       “那是勇者自己的原因,你没必要做出这种牺牲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!”她的声音如此急切,以至于让魔王觉得这里的寂静像是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那又不是我的问题。”他的声音有丝气愤,丢下这话,他也不想管这个擅自闯入的公主殿下会有何要求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本就应当远离喧嚣。勇者什么的,就赶快到来,为魔王的判决,宣读最后的处刑就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本该如此的发展。

__________

       “真是的…………我说是谁呢。哎,这不是一向有名的parado么?居然被这种事困扰。”那身影冒出,不用多想也能感受到她的嘲讽。
       “妮……可……?”parado觉得自己是侵染这黑暗过久,眼前便出现了讨人厌的幻觉,但那生动的语言再次表明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终于找到你了,花家大我…………嘛,虽说搭的某人的顺风车。”妮可已不在看着parado,转向那个一动不动的人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妮可挠了挠头,对方没搭理自己,气氛变得异常的尴尬。她便上去,重拍了他一下。“你是那种这么容易被控制的男人么?!”话说着又补了几下,就差没打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 parado都为她的大胆感到恐慌。四处望了眼,看来Graphite已经成功被贵利矢给空间转移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!”parado不敢再近一步,若是他突然暴起,自己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晚了,而那声音愈发刺激着上下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 “花家大我!你是勇者对吧!……喂喂!……说句话啊?…………喂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_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 “贵利矢,听得见的么?……贵利矢?……呃,不在么……”parado调试了下通讯器,但仍是电流的杂音。无奈叹了口气,花家的状况也算是勉强稳定了下来,那自己的目的之一就完成了。妮可存在也起不了多大变数,因为妮可非常的黏人,又乐于揭露别人的秘密,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个性。parado小小利用一下就能免费的套出一堆情报,即便有恢复记忆的可能,贵利矢也早就判断她绝对是友方角色。
        但重要的目标还是跑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檀黎斗……”parado想起来他留下了个白卡带,那个也得回收。

        目光回到仍处于昏迷状态的镜飞彩,正安稳的躺在草丛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沙沙”
        直觉道出不妙,步伐连忙跟上,意识被甩至身后,他摆低身姿若凶兽般冲去。黑影在黑夜的助威下,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 很有可能就是檀黎斗,parado暗骂一句,最想接触GAME主角的人除了他外不可能有别人,况且魔王和勇者很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个体,若是动点手脚,这个GAME变成没有END的也是有可能,那样的话……
        只要他还自称kami
        脑内蓦地出现不好的假设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,parado,就像曾经一样。”
       “合作……看来不可能呢……那,我告诉你个有趣的攻略方式吧。”檀黎斗笑了笑,把架在脖子上的刀刃向外推。

  “你不是有附身类的能力么,控制勇者,然后杀掉魔王。对于天才玩家的你而言,很轻而易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parado怒视着檀黎斗,被他说中了。那的确是一种可能,但想要附身还有一个极其苛刻的条件必须达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又怎样。”没有一定成功率的方案不值得考虑,犹如地狱难度的GAME,想再多戏耍怪物的高端操作,没有把它们链接成线的能力,只是几秒的高端,就结果而言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目前的永梦也不可能妨碍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__________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

迟也没啥用的17总结。

很高兴能遇见exaid
因为exaid
我捡起了文
再次缓慢补全中rider系列
也粉上了ea组的各位演员。
从半个死宅,生活都透明人间。到主动找了点新朋友。
虽然相处仅限于网上聊天,日常学校就打个招呼。哪怕同班也是如此……

某种意义上第一次坚持了些东西。
虽然写的很慢也无趣…………而且发现了许多问题。写长点就会这样呢,当做第一次写文的练习还是很好的。

尽管没多少人看,不过也够了……

明明是高三……却还是如此放荡……嘛,也够了。谈起这个问题,真是说不出的感觉。
但并不后悔,自己抽出时间写文。

以上。